普惠金融新视角解读:互联网+普惠金融=?

发布时间:2018-05-26

普惠金融的概念从提出到广为接受是个金融扶持弱势群体的实践和认识发展及理论提升的历史过程,也是普惠金融自身不断完善和发展的过程。长远来看,克服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的困难,积极发挥普惠金融在欠发达国家、地区,尤其是贫困区域的作用,对整体上消灭贫困,公正、平等地让所有有金融服务需求的人,尤其是弱势群体都能享受金融服务,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和谐发展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积极意义。

普惠金融的基本要义

普惠金融的基本含义可以用国务院颁布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开宗明义的两句话概括,即普惠金融是指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是当前中国普惠金融重点服务的对象。

普惠金融政策在中国

普惠金融理论被引入中国后,受到中央政府高度的重视,近年来更是进入官方文件。2013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

2015年11月,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八次会议通过,并后来由国务院发布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规划确立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对普惠金融服务机构、产品创新、基础设施、法律法规和教育宣传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和保障手段。规划明确提出:发展普惠金融,目的就是要提升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满意度,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特别是要让农民、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

2016年杭州G20全球峰会上,中国政府又提出数字普惠金融的八项高级原则,进一步引领和倡导普惠金融的深入发展。

普惠金融的实践:问题与挑战

目前,中国普惠金融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现已呈现出服务主体多元、服务覆盖面较广、移动互联网支付使用率较高的特点,人均持有银行账户数量、银行网点密度等基础金融服务水平已达到国际中上游水平。这是十分喜人的成绩,我们应继续努力,巩固成果,更上一层楼。

同时,我们也应十分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普惠金融发展仍面临诸多问题与挑战:对什么是普惠金融仍有不少误区,普惠金融服务地区和机构发展不均衡,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金融资源向经济发达地区、城市地区集中的特征明显;农村金融仍是中国金融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普惠金融宏观、中观和微观体系不健全,金融法律法规体系仍不完善,直接融资市场发展相对滞后,政策性金融机构功能未完全发挥,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加强;“数字鸿沟”问题凸现;普惠金融的商业可持续性有待提高等问题。这些短板应是今后力争提高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水平的主攻方向和重点。我们还要特别关注低收入和贫困群体的覆盖率和服务深度不足这一短板问题的解决。

中国普惠金融发展存在严重的不平衡,北京和上海普惠金融发展水平要显着高于其他省份,而处于平均水平以上的地区也仅仅局限于天津、浙江、广东、江苏等东部沿海地区,中国绝大多数地区普惠金融发展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特别是贵州、西藏,广西等内陆地区。

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展望:解决发展普惠金融的顶层设计问题

发展普惠金融需要从顶层设计上着手,解决对普惠金融思想认识和理论指导问题,进一步研究和制定包括政策性、商业性、合作性金融和民间金融协调发展和相互配合的完整的战略规划、执行计划、实施措施和监督考核制度。同时,也应鼓励自下而上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发展实验。

国务院颁布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就是国家对发展普惠金融的完整、全面的顶层设计。然而,人们在如何理解《规划》相关问题上,可能会有不同的认识,对《规划》没有明确阐述或涉及的问题,争论更不可避免。例如,如何理解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政府部门(含事业单位)是否应参与运作金融活动?针对弱势群体的贷款是否应贴息,甚至无息?是否应高息?金融机构保本微利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是否正确?对政策性和商业性机构是否也应遵循这一原则?以政府出资为主的融资担保机构或基金的作用如何看待和界定?财政资金扶贫如何运用效益最佳?财政设立各种基金扶贫效益好还是直接帮扶到贫困户精准脱贫效益好?是否将其与金融扶贫捆绑作贴息或担保或风险准备金为好?等等。当然,问题的答案可能是多维的,但肯定也有不少是值得研究和反思的。笔者以下提出的一些建议和思考也有不少值得进一步深究和反思之处。提出来,供读者参考、研究或批评。

构建多元化、可持续的普惠金融组织体系和服务支撑体系

国家应继续加大支农、惠农、强农、富农的法律和政策扶持力度;要拓展和加强政策性银行的职能和能力,全面扶持“三农”;大型商业银行应履行社会责任为发展普惠金融作贡献,努力开拓支持“三农”发展的大中型项目和力所能及的小微项目,也可以把资金委托给中小银行或小贷公司,为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服务;要进一步发展小型银行和金融机构,增强直接服务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的力度;发展普惠金融既要运用传统金融业态,也要利用POS机、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等新科技手段,还要运用P2P、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新型金融业态;另外,过去合作金融的主要形式是农信社,当前全国正在开展农信社改制转轨,但不应一刀切地把农信社全部变成农商行,应因社制宜,部分保留农村合作金融的形态,并努力发展新型合作金融形态。


文章来源:银行联合信息网?